栤栤

*不太会画画
微博啥玩意都有 近期专注吸朱一龙
不嫌我烦的欢迎来找我玩!
微博ID:一万个冰
么么

【降世神通/Avatar】Last Day 终焉之日 Aang/Zuko 安祖安无差


译者的话:因为太喜欢这篇了所以前天失眠就把这个翻译了下,找作者要了授权还没有回复,之后回复了会补上。强烈建议大家去看原文,原文太棒了,如果觉得这篇不好看一定是翻译的问题。

小短篇,虽然简短但是动人,再次推荐大家去看原文!

终焉之日
原作:Rethira
原作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94271
翻译:冰冰

在安昂醒来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了。他的呼吸卡在嗓子里,这一瞬间他只想立刻到祖寇身边把他摇醒。

但是不。这……这件事将会摧毁祖寇。将他彻底的击溃。安昂不能这么做,他无法去做这样的事。
取而代之,他从床上滑起来,坐到了乌龟鸭池塘的旁边。而在黎明前的某刻,祖寇找到了他,然后滑下来坐到安昂的身后,用双臂抱裹住了他的腰。

“安昂?”他在安昂的脖子后面低声细语。他是如此的温暖与可靠,他是如此的真实。

“我们今天要'逃课'”安宣布到。

祖寇的肩膀随着他的笑耸动。“这又是为什么?”

“我们好久没有过休假了,”安昂回答到。“我们可以绕着城市转一圈,然后买些火烈片。”

“你不喜欢火烈片。”祖寇指出。

“给你的。火烈片是为你买的。”安昂依偎进祖寇的怀抱。

“也许我们可以晚一点再来喂喂乌龟鸭。”

祖寇用低哼声表示了妥协,将一个轻柔的吻印在安的脖子后面。而在那漫长的一瞬间,安昂只想转过身靠在祖寇的胸膛哭泣。

黎明后的某一时刻,祖寇完全清醒过来了,他拖着安站了起来。“来吧,跟我一起去吃早饭。”他说道。

他们在寝室吃完了早餐,然后在祖寇震惊的注视下,安昂安排好了他们今天一天的玩乐计划。

“你是认真的。”祖寇最终定论。安昂坚决的点点头,于是祖寇勾起嘴角用那种他特有的方式冲安昂微笑。

“首先,我们得偷偷溜出这个宫殿。”安昂说道。

他们最终从后墙翻了出去,顺便得到了几个守卫困惑的注视。

安昂尝试着给他俩弄点伪装,但如果这个城市里你的雕像无处不在的话,这件事会变得相当困难。祖寇肯定想说他试图伪装的行为十
分令他愉快,因为从头到尾他竟没有阻止过,甚至在有不少人开始盯着他们并拿手指指向他们时,他都没有说话。

“他们是神通安昂和火烈王祖寇!”一个小孩拽着他母亲的衣角,坚定的说。他在背后一直注视着他们,眼睛大睁,直到安昂拽着他俩转过转角直冲着卷心菜摊子冲去。

“我的卷心菜!”这个奇妙的令人眼熟的卷心菜大叔哭喊道。安昂笑着猛的拽着祖寇跑了起来。如同他们再度成为了孩子一般,这让安昂几乎可以忘掉一切。

“好吧,刚才那可真是有趣,”在他喘过来气后,祖寇评价到。“不怎么体面,但是有趣。”

当他这样说的时候,安昂无法克制的吻了他。“我爱你。”他喘着气。祖寇的脸上呈现出一幅震惊的表情,无论何时当安昂这么说时,他总是一副这样的表情,就像他永远无法彻底相信安昂会爱他一样。

“我……你,安昂。”祖寇说,他的脸上有一种佯装的愁容。

“让咱们去看看麋鹿龙吧,”安昂咧嘴笑道。他紧握住祖寇的手,然后领着他往麋鹿龙园去。更多的人们停下来注视他们了,但是安昂一点也不关心。因为祖寇正握着他的手呢,而他们正在享受此时此刻。

当太阳开始落下的那一刻,他们基本上逛遍了整个城市,而祖寇则令人惊喜的放松。他甚至开始真正的笑起来,他会为安昂的喋喋不休大笑,并开始与他分享他自己糟糕的笑话。

“是时候回家了吧?”他最终问道。安昂点点头。他并没有让自己太失望,今天一天远远不够。但是安昂怀疑自己永远都不会有足够的时间了。当他们往回走时,他不禁变得更加沉默寡言,而且他知道祖寇开始怀疑什么事出了问题,但是祖寇只是安慰般的握住了安昂的手,除此外什么也没做。宫殿的守卫在他们进来时对他们点头致敬——他们径直从大门进入,不再翻越后墙了。接着他们在卧室安静的享用了晚餐。不管是宫廷顾问或是大臣们,没有人来打扰他们,而安昂甚至在晚餐中努力拉起了一两个适当的笑脸。

但在那之后,他重新回到了乌龟鸭池塘,一点点把面包扔给那些小小的毛茸茸的生物。当祖寇拿着更多的面包来到这里时,他们簇拥成一团开心地呱呱叫着。

“发生什么了,安昂?”祖寇问到。他听起来非常担忧,这让安昂的心脏痛苦地抽搐。“你可以告诉我的。”

安昂扭过去抱住祖寇,就像他又变成十二岁了,还需要个抱抱来安慰。祖寇的手臂小心翼翼的环绕住他,而安昂终于克制不住开始啜泣。而那令祖寇更忧虑了;他把安昂抱得更紧,他的手开始在安昂的背上轻柔的抚慰着。

“安昂?”他低声问着。

“我不想,”安昂哽咽着。“我不想就这样去。”祖寇没有说一句话。只是印了一个吻在安昂的前额。安昂又开始哭泣,他大概就要这样毁了祖寇喜爱的火烈王长袍了,但他们俩个人谁都不关心这件事。

“从头开始说吧”祖寇说。

“我—我—”安昂坐起来开始擦拭他的眼睛。他看向祖寇,手指抓住祖寇的衣服。安昂平稳而缓慢地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将在今夜入睡,祖寇。而我再也不会醒来。”

世界仿佛在那一瞬停止。祖寇的呼吸梗住,然后他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十分恐惧的表情。他呼出一点空气,“哦。”

祖寇轻微的弓下他的头。小心地避开了安昂的注视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们就那么静静地坐着,谁也没有说话或者移动。最终,安昂摇晃地站了起来。“是时候了。”他轻声说着。

在祖寇一同站起来之前,他发出了一声非常像是呜咽的声音。在他们走回卧室的路上,他死死地抓住了安昂的手以致于令人有些痛苦。在卧室的门前,祖寇忽地停住了,接着一把把安昂拉进了自己的怀抱。

“我爱你,安昂,”他轻声说着。他的声音破碎。他温柔的亲吻着安昂,如同安昂是某些珍贵而易碎的宝物。

“我知道的,”安昂回答他。

他们缓慢又小心的向床上走去。祖寇的视线甚至一秒都没有离开过安昂的身上,而当安昂在床上躺下,祖寇移动着坐到他的身边。安昂并没有叫他一同躺下。祖寇也做不到这件事。相反的,他们把手指交叉,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;安昂通过泪水朦胧的双眼冲着他微笑,他很高兴在他的生命的最后一刻见到的是祖寇的脸。

~

安昂的呼吸渐渐平稳在睡梦中。祖寇一动也不动。他就这样看着,仍然握着安昂的双手,他感觉他再也不能呼吸了。他觉得他什么也做不了。黑夜缓慢地过去,而祖寇仍然坐在那里。

他倾听着安昂的呼吸声。

然后他停止了。

当清晨来临,祖寇摇晃着站起身来。他走向房门,望向屋外;一个站着的守卫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“神通已死。”祖寇简短的说。

他身后的门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哒声关上。


FIN

评论(4)

热度(34)